今天是: ·设为首页·加入收藏·管理登录·
| 网站首页 | 学校概况 | 党建工团 | 招生就业 | 校务公开 | 系部主页 | 教育科研 | 资源中心 | 实训装备 | 培训天地 | 合作办学 | 后勤服务 |
我校召开校级微型课题中期点评会
作者:校长办公…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81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11-20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
  流逝的岁月阅读,阅读是一种主动的过程,是由阅读者根据不同的目的加以提升自我修养。所以说语文的阅读是非常重要的,今天小编给大家整理了流逝的岁月阅读。
  
  流逝的岁月
 
  流逝的岁月是一道景色,在人的生命旅途中,各种颜色都会在那里留下印迹,有光鲜丽人的,也有晦暗低迷的。你带着它走过艰苦的终身,日子的磨炼让它发生着改动,但有些颜色却永驻不变。所以回忆这段年月,通常能游思梦醒,悟出一个本来的自个。
  
  (一)
  
  记不清那时有多大,爸爸笑着对我说:“你是他人从城河沿上拾来的。”我确实,就去问母亲,母亲也笑,说:“即是拾来的。”我老迈的不爽快,憋了很多日子,又去问母亲:
  
  “是谁拾得我呀!”母亲看我极仔细,就说:“是你的舅舅拾得你。”我哭了,哭的很悲伤。
  
  有很长一段时刻,舅舅来了,我悄然地问过他。他在笑,笑的我脸通红,才说:“没有的事,城河沿怎样会拾到人呢!”我半信半疑,心里老搁着这件事。
  
  我长大了几岁,长的十分困难。那个年月老是感到饥饿,老是吃不饱肚子,在机关的大灶上,我叫张伯的炊事员,天天熬一大锅烩菜,红白萝卜大白菜,有时放点豆腐粉条,一
  
  人一碗带两个馒头,馒头有玉米面和白面,搭配着吃。我就不想吃玉米面,那玩意到嘴里越嚼越多,粗的难以下咽,常常会噎得你不断地喝菜汤,一个窝头下去,半碗菜汤都不行。所以每次就餐我都嘟囔不断。爸爸知道了,就把他的白馒头给我,他吃粗粮。
  
  张伯看见了,就说爸爸:“娃娃不敢惯,得让他吃些苦。”我听见了就不快乐,有好几天都不叫他,白搭腔。
  
  我放学回来迟,去到灶上寻饭吃,啥都没有,案板上光光的,我去找张伯。他在那间小屋里,斜躺在一张藤椅上,半眯着眼,正抽着那盏水烟袋,烟袋是黄铜的,被它玩摸的锃明发亮。他早就听见我的脚步声了,却假装不知,眯着眼,让那烟雾渐渐的从口中和鼻孔里冒出。我知道,他在等我叫他,我偏没叫,就说:“还有吃的没有!”“这崽娃子,脾气还不小啊,几天了,都不叫你张伯一声。怎样!肚子饿了,就寻你张伯了。”
  
  他说着,嘻嘻哈哈地笑起来,动身往灶房去。他掀起锅头上那个大锅盖,里边还冒着热气,就从那里端出一碗热汤面,是旗花面,我最爱吃的。他坐在那里,看着我囫囵吞枣般的往下咽,就说:“娃呀!饭要一口一口地咽,嚼细了吃,当心噎住了。知道你爱吃,还给你留了一碗呢。”我连那一碗也吃了下去,才感受肚子涨涨的,很饱,很舒畅。要走了,憋了几天的气才松,说了声:“谢谢张伯!”他听着,笑道:“这崽娃子,人小气还不小。”
  
  我知道张伯待我好,吃喝总给我开小灶,仅仅那时很少见到肉,肚子短少油水,看着吃的饱饱的,到不了黑夜人就饿了。在家里处处翻吃的,真实没有东西,便饿着睡觉,睡着了人真的就不知道饿。
  
  想起来,那时我在读小学,就在机关邻近,几分钟路就到,活动量能有多大!可为何成天老是饿,老是吃不饱。父母亲也相同,他们天天上班,有时工作很晚,回家来也在处处找吃的,母亲就烙了一大块麸子饼,放在屋里的板柜上,饿了就掰一块放在嘴里嚼,嚼得满口是渣,嚼出淡淡的甜味,再一点一点地往下咽,咽的肚子没有了饿感。我很少吃这么的东西,难吃难咽,宁可饿着睡觉。(流逝的岁月)
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| 一系 | 二系 | 三系 | 四系 | 分段培养部 | 继续教育 | 学生处 | 教务处 | 保卫处 | 信息管理处